欢迎访问教师之家,教师、班主任的最爱!

当前位置

教师之家 > 心情日记 > 随笔 >

科技与生活

发稿人: 一名教师 来源于: 未知 发表于: 2021-01-06 被阅读:

   现代社会,人们极大地享受到了科技的便捷,没有人会否认科技让生活更美好这一口号,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与科技密不可分。
 
   我们交流在网上,购物在网上,甚至工作和学习都在网上。虚拟社会越来越多的侵占我们的真实生活。网络的优势主要在于它打破了时空界限。现代人很少再有时间和空间感,而在网络没有诞生前,我们是活在具体时空之中的。
 
   举个例子来说,古人写送别的诗歌非常多,而且其中往往满含着真情,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此一别之后,我们的时空联系就被切断了,从此天涯永相隔,他们会流泪、会依依惜别,会久久徘徊,会一直站到孤帆远影碧空尽,才迟迟离去。而现代人却很难有这种体验,我并非厚今薄古之人,古之道并非都是脉脉温情,只是客观地谈一下现代人被科技所改变的情感模式。
 
   当然,时空的阻绝也往往意味着思想的阻隔,在小说《边城》中,边城人民的真善美在一定程度上来源于小镇的偏僻,而翠傩二人最终悲剧的发生也源于古老命运观念的束缚。周庄现在是中国有名
的旅游胜地,大家为它古色古香的江南水乡之美所陶醉,却鲜少有人知道它何以保留下来的原因,因为地处偏远,当时修厂矿的觉得不方便才放弃了,也因此它才和附近的那些早已瓦砾成堆,烟尘漫天的厂矿拉开了差距。庄子数千年前的那个烂木头的理论,放在这可谓再合适不过。
 
   网络在打破时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地产生了人的分化,传统社会以金钱和血缘来划分等级,金钱产生新贵,并且用金钱产生的新贵来替换掉通过血缘继承的老贵族。而网络社会,人退化为了一个符号,网络是平面的,符号活在这个超越时空的平面上,以前的人在相对时空中形成的一套价值体系就受到了冲击。如果网络也有阶级的话,那形成阶级的筹码则由金钱置换到了话语权。这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发声是如此便捷和方便,这在我们的传统社会中简直不可想象。
 
   《史记》里记载的大多是王侯将相,司马迁是个伟大的史学家他怀着一点私心为普通的刺客和俳优立了传,而这些人一向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历史的发展需要他们,而我们的文化传统所形成的阶级壁垒又在打压他们。中国的诗词常写女性,可是若让女性自己发声,他们也未必作如此想。
 
   而在现代社会,曾被传统社会所消音的人们开始发声了曾有人说,现在你已经很难对一个群体进行界定,因为现在很难再找到一个普通性的定义,比如你就很难说什么是中国,抖音里开塔吊的单亲女妈妈是中国,那些一掷千金挥豪如土的土豪也是中国,历史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我们这时代一样给与大众这么广的发声权利而喧哗往往还意味着骚动。一项调查显示,现代人普通存在着精神焦虑并且这种焦虑越来越严重。至于古人有没有,因为他们缺少发声的渠道所以我们也不知道。
 
   很早以前,我们还有诗人,有哲学家,有诗酒趁年华的惬意而现在我们只有科学家,据说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有AI。网络作为一个信息传播的平面,它是连成整体的,但在人还有实体身体羁绊的情况下它又是零散的,因为自然的人还是只能活在自己是体的时空里。每天信息不断地爆炸,现在的资讯看似比以前多了不知多少倍,实则又有多少人为制造的焦虑,看似光鲜亮丽的广告炮制出了多少我们根本不需要的欲望,在李佳琦口号“买、买买”的号召下,又有谁问过自己,我是否还需要一支口红。
 
   信息爆炸看似给了人类一个前所未有的博学的机会,但在大数据的算计下,我们又都活在一个信息温层里,大数据比你父母还懂你,甚至比你自己更懂你自己,连你都快忘了,去年双十一你买过什么,今年的淘宝卖家一定能想起。你只要点开过一篇文章,从此以后你会发现页面推送都是你想要的信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在以前这是一种夸张,但现在早已成了现实,现在的天下事传播之快,传
速,传播之广,确实达到了一种前有的高度,信息的透明度明显提高,但信息的质量却很难保证,真理与谬误无数次擦肩而过,数以亿计的人每天都接触着同一个微博热搜。与此同时,深度思考所需要的的整体时间完全被切割。
 
   十年磨一剑,少壮工夫老始成,只能成为过去的传说。时间越来越零散,一夜之间大家都开始求快,所有的人都开始跑,就像被困在永动机上的松鼠不停地踩着踏板,甚至都没有人问为什么要跑,不能问,问即落后。达尔文物竞天择的理论警醒着我们,落后就完了。科技被某些人利用制造了焦虑并且开始驱赶着大众去消费这种焦虑。
 
   当冰冷的工具理性渐渐取代了人帕斯卡的那句名言“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苇草”就只剩下了在风中飘零的命运“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在众声喧哗的时代里,我们或许需要暂时静一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二维码